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夜傲梅的博客

春来赏花秋看月,夏日摇风冬把雪

 
 
 

日志

 
 

[原创]随意的三题  

2011-06-15 19:41:45|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喂》

 

——

他这样叫我

一个不响亮的名字

难以为人记取

 

没有大脑袋

不能叫大头

个子不够高

不能叫高个

没有华美的外衣

不能叫丽人

 

我把头扬了又扬

把鞋跟垫了又垫

还是埋在人群里

走不出特别的气场

 

发现自己如此普通

已在水流里逐波了几十载

以至于他一声“喂——

那么多人跟着回头

 

《无情的雨无情的你》

 

你是如雨一般缓慢地渗入的

但你离开在雨之后

雨留下冰冷记忆

你留下的是伤痛的河流

 

其实,我更愿意在无情的雨中

凝望无情的你

谁也不会落泪

除了天空

而你是我的天空

下着雨的天空

被乌云掳拐的天空

 

多情总被无情扰

冰冷的雨

劈打下来吧

让记忆涨潮

让河流翻滚

怀念那一段岁月

无情的雨里住着无情的你

 

《墓地里的黄桷兰》

 

墓地里雅致的黄桷兰

引诱我和弟弟争相采摘

轻轻拉下树枝

一朵,一朵,又一朵

熏到骨子里的香

和父亲炒的花生豆俨然不同

 

一声狗吠

弟弟说:快跑,有人来了

其实,一直有人看着我们

纵容我们调皮,捣蛋

甚至担心我们丢开树枝的时候

会不会失去重心

 

有好几次

我都想叫醒父亲

让他帮我摘高处的花骨朵

或是炒一碟酥脆的花生豆

一起吃着闹着

黄桷兰就一季一季地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