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夜傲梅的博客

春来赏花秋看月,夏日摇风冬把雪

 
 
 

日志

 
 

[原创]诗会杂记(灌水)1-5  

2008-10-08 15:38:5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一、我没有网恋

  从重庆到保定,须经历三十小时的火车颠簸,想想呆在一箱子里这么久,不知道有多么无聊而枯燥,偏偏记得带重庆的米花糖、带想要灌醉两小哥的白酒以及夫妻肺片这美味可口的下酒菜,却忘了带上耳机听听音乐,打发打发这漫长的时光,不免有些黯然。

  然而,漫长而无聊的旅途因“我没有网恋”而充满欢笑。缘于五月天先生两首缠绵而深情的诗作,问及出处,五月天先生兀自低吟:“网恋真好,网恋可以给人以灵感,可以写出好诗!”然后久久沉醉其中,无言望向远方,望向有牡丹亭有红衣女郎的北方以北,望着朦朦胧胧车窗外的天边彩云,任我们大声叫喊也无动于衷,小小魂儿早已飞越万水千山寻找梦中情人去了。

  等五月天醒来,问及网恋程度,他突然煞有介事地说:“我没有网恋,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俺都不知道咧,我就是为了写诗想象出来的,你们可别瞎说,俺老婆要是知道了那可不得了了。”

  为了让我和精灵证明五月天没有网恋,五月天先生想出了各种逗乐的法子,包括给我们即兴作诗以及朗诵他的情诗力作《北望》。但他依然不放心,说要是细雨姐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着他呢,于是,他告光明哥说:“我一见到细雨,就告诉她,让她别信傲梅和精灵的,我没有网恋。”哈哈,话没说完,车箱就滚落一地笑声,哎哟我的那个天也,原来此地无银还不止三百两呢!

  虽然在诗会期间,我一直强调五月天先生没有网恋,但觉得还不够,为了巩固与五月天弟弟(我们在火车上猜拳定的大小)的友情,现在,我要再次向各位朋友尊重宣布:五月天先生没有网恋

                                

                                  之二、温暖的被窝

  一路北上,渐渐发现气温的变化,我们加上备用的外套,依然感觉寒冷。于凌晨四点多到达光明嫂子家,初一见嫂子,就倍感亲切,精明能干,平易近人且贤惠大方,寒暄一会后,就和精灵躲进了嫂子家的被窝呼呼大睡起来,啊,被窝真暖和呀!不料小山子不懂事,我们正美梦着呢,他一会敲门,一会又叽哩呱啦地说着什么,哎呀,烦死了,原来叫我们吃早饭呢,眼睛都不想睁开,恨不得剥了小山子的皮,瞌睡没睡醒,吃什么呀,于是和精灵商量着坚决不吃,任他敲去。

  不料小山子聪明,自己叫不动,便请来了光明哥,光明哥苦口婆心地在门外说着,起来吃了再睡吧怎么怎么地,可惜被窝太暖和,我们依然不依不饶,一会嫂子又来喊了,这下完了,不起也不行了,晕呀,谁叫她家被窝这么暖和地,试了几次,没能爬起来,最后只好和精灵一起喊口令,一二三起,才狠着劲掀开了被窝。

  咬牙切齿地走进客厅,准备与小山子拼命来着,不管怎么说,睡不成好觉,影响我们美梦的罪魁祸首是他,可一看到他那副老实巴交,憨厚纯朴的模样,又没了动手的力气,哎,暂且放过他吧,敢有下次,不打得他趴下才怪。                           

 

                             之三、团长家的杮子树

  俺不提团长如何如何的玉树临风,不提团长夫人如何如何的慈爱可亲,不提团长家一楼一底幽静的四合小院,不提团长的书房墨香四溢,更不提团长办家家一样种植着各种蔬菜及花草的院坝,只说说团长家那棵高大挺拔人见人家的杮子树,据说已栽种十多年,不知道陪团长走过多少风风雨雨呢,如今满树的果实,黄黄的红红的,迷死人了。

  俺一进团长家,就被这杮子树深深吸引,上下望了无数遍,不自觉地生出许多遐想,想咱团长这十多年来,在树上爬上爬下,上窜下跳地,不知道有多快活,一会儿捉螳螂一会儿捕蝉,一会儿又飞上枝头与小鸟对歌,晨起伸长手指抚摸太阳,夜晚吻着清辉与嫦娥细语,甭提有多美呢,哎哟,贼羡慕俺团长! 望着杮子树,俺也突然明白团长为什么取名为云外之树了,这云外的树,帅呆了,美极了。

  看着树上红红的熟透的大杮子,我一副贪婪相,团长笑咪咪地顺手摘下一个,见精灵姐不吃,我乐得合不拢嘴,真好咧,我一个人的美食,稀里糊涂地吃下去,那个甜哟,一下了滑进心底,说不出的舒畅。

      之后,人一波波地来,团长依然微笑着,有人喜欢吃就摘。等小咪咪去团长家时,我还提醒团长得给咪咪摘几个新鲜的杮子吃,团长果真又摘了好些个,不知道客人散去,夜深人静,团长是否抱着杮子树痛苦流涕呢?

......

                                之四、瞧这一对活宝

        很早就听说,有南宫和宁静的地方就有欢笑,这次俺可是真地见识了,这一对活宝,确实不赖,不仅英俊潇洒、多才多艺,而且幽默风趣、活泼可爱。

        你看南宫瞅美女那模样,故作优雅地取掉眼镜,两眼骨碌碌直放电,还瞪圆了不停转动,得了吧,瞪什么瞪,转什么转,再怎么着也是绿豆眼,快省省,哎哟,真是丢人显眼。话说宁静,这丫不一般,眼前一站,活脱脱一熊猫,粗眉下两黑骷髅,吓得我们以为是哪个星球赶出来的恐怖分子,算他娃这次聪明,带了老婆孩子来护驾,不然准也会被清苑同胞赶出地皮。

        说到这一对活宝,不得不提提他们的丑行,有他俩小子的地方,就没别人说话的份,看他们晕地,逮着谁说谁,要想不成这对活宝的话匾子,唯有让自己变得无限小,小得进不了他们眼球才行。这俩丫反应快,说话幽默,东南西北,天上地下,总能让这些小子凑到一块,胡搅蛮缠一番。最可恶的是,大小子一说什么,二小子自会寻出语言来配合,然后俩人左手击掌哎哈,右手击掌嗨哟,极尽张牙舞爪、得意忘形之能事,张着血盆大口对天狂笑,那声音刺耳得,哎呀,简直无法形容。

        写是无法写出与这对活宝相处的快乐的,唯有真实体验,才知马优良与否。离别数日,俺还在想着这俩小子的"丑恶"行径,可惜这次细雨姐学做淑女,没使出九阴白骨爪的绝招对付这对活宝。哼,算你们走运,不过下次不一定还这么好运…… 

                                               

                               之五、哎哟,我的疯子哥

        落实了回渝的车票,一块石头落了地,变得轻松起来,渐渐又有了游玩的兴致。不料,疯子哥一听说俺们要走了,倒像受了刺激一般,站在莲花池旁一大石上,本来正展翅欲飞,却突然折断了翅膀,非要往莲花池跳去。这可怎么得了,我三步并两步甚至一步,飞跑过去,一把拉住疯子哥,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拼命拉住(别看我个子小,劲可不小),挽救了一只年轻而美丽的云间白鹤(此为疯子哥网名),这可不是我瞎掰,有照片为证呢。

  之后,疯子哥对我爱护有加,为感激我的救命之恩,一路怕我摔着累着,极尽关怀体贴之能事,还在没人注意时把我像小鸡一样拎在了他宽厚的背上,哎哟,那个舒坦劲,无以言寓,本来是悄悄地行为,却给清风劲舞姐逮着了,完了,拍下了,惹祸了,回来这么久还忘了问疯子哥是否被疯嫂给收拾了呢!此刻唯有祈祷:上帝呀,你让俺疯子哥的皮更厚更硬吧,这样疯嫂怎么打也不会疼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