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夜傲梅的博客

春来赏花秋看月,夏日摇风冬把雪

 
 
 

日志

 
 

闲话乞丐  

2006-12-03 14:35:4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初对乞丐有印象是我八岁时的事了。那是个寒风呼啸的夜晚,村庄稀疏的灯光给黑夜增添了些许生气,母亲早早地做好了饭,准备让我们吃饱后躲进温暖的被窝。这时响起了微弱的敲门声,母亲打开房门,只见一位拄着拐杖穿着满身破烂衣服的老人鞠着腰手拿一缺角土碗站在门外,面容十分疲惫,皱纹布满额头,忧伤的眼神叫我挥之不去。他怯怯地看着我们,慢慢地把碗伸出来。母亲接过碗,也扶进了老人,让他坐在饭桌上,把最好的菜端在他身边,任老人好好地饱餐一顿,而后,母亲又命哥哥送老人回家,还顺便捎去了一大袋米及几件父亲的旧衣。我现在还能记起当老人走出我家房门时回头掉下的晶莹泪花。

后来我才知道,老人的儿子早些年不幸掉下河里淹死了,老伴经受不了打击也相继而去,剩下老人孤零零一个人,病魔缠身,早已无力劳作,在迫于无奈时才出来行乞。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心酸。从此,每每在街上或路口看到行乞的人,我都不免同情,然后,抖光身上所有的钱币,弄得自己不得不借钱归家。

那时候行乞的人必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忧郁而无奈的眼神没有半丝造作,都真真切切地一如内心。我相信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谁愿意出卖自己的人格来换取温饱呢?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社会不断进步之后,我有些迷糊了,难道我以前的观念太过陈旧,跟不上时代吗?有好多疑问我找不到答案,也惶恐……

记得是八八年的九月,我们几个重庆的学生相约返校,在郑州转站的候车期间,便成群聚在站外瞎聊,突然一憨厚老实、面带愁容中年男子向我们走来。他低头弯腰地请求我们给予帮助,说曾在火车上遭遇扒手,不幸被洗劫一空,如今身无分文,一家老小准备前去某地打工,却可能要饿死街头了。看我们是学生,就说如果没钱,给点粮票也行的(那时学生在校都是靠粮票过日子的,粮票就相当于钱),他还说让我们留下地址,日后定会寄还我们。我们看他说得可怜,还轻松地挤出了眼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掸呀,就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一个个傻傻地倾囊所有,乖乖地奉上。可返校后我们却过着拮据的日子,只是心里倒也平衡,毕竟自己志愿帮助了别人。但一学期很快过去,我们却没有一个人等到半两寄还的粮票,事实上也没人真在乎过这事。第二学期返校时,我们几人又选择了在郑州转车。很不幸,我们四处转悠时又遇到了前次的中年人,他正暗自窃喜着把乞来的粮票揣进兜里,滴溜溜的眼睛又瞄上了我们,显然,他已不记得我们了,在我们惊愕间,他已径直走到我们身边,重复起同样的谎言,我们或骂或瞪,鄙夷地转身而去,但心底久久不能平静。从此,对泪水对可怜形象也多了警惕,不再轻易去相信,也不再随便付出同情了。

在郑州转车期间,我们甚至遭遇过小乞丐的追打,想来既好笑又好气。一群有组织有纪律的小乞丐围着我们,不给钱就是不走,一个扯衣服,一个拉口袋,同学无奈,想给点钱打发了事,不想钱一拿出来,便被一抢而光,没抢到的乞丐继续围在同学身边,紧紧跟随,不给钱誓不罢休状。同学气急,呵斥了他们几句,不想这些小家伙,竟动手在同学身上一阵狂舞乱打,然后一哄而散,跑向了远处的中年男女,令我们只能摇头叹息。

回到重庆工作后,只要逛街也总会遇见乞丐,或年迈或残疾,都有令人同情的本钱,看到他们或断臂或无腿,或成异形或有顽疾,一边对过往人乞求一边施展着自己的绝技:有的用脚握笔写字,有的用嘴衔笔书法,也有的随音响高声歌唱,还有的叩地有声,甚至额头血迹斑斑……看得多了,我已麻木,不再轻易可怜他们。这些人大都40岁以上,我不知道他们年轻时是怎么过来的,如今天天卧街行乞,仿佛这才明白此生财之道。曾听说过有组织招聘特殊身材的人参加演出,那你知道也有招收残疾人行乞的团伙吗?曾听说过捡破烂成万元户的故事,那你知道行乞成富翁的现实吗?

前不久听过一故事,让我感觉行乞手段越发高明。一背着大袋行囊的人缓缓走在街道,当看到人多时便装着饥饿难耐骤然晕倒在地,热心的人们被突发事件吓懵,赶紧搀扶,并你一十我二十的把钱递到患者手中,劝他爱惜身体,速去充饥。其间有人送上饭菜,他竟不接手,摇头而去,随后他走进街口的一家食店,用人们无私奉献的人民币大吃大喝起来。真是“聪明”呀,在他看来他这并不是行乞,只是这些善良的人们愚蠢罢了。而这,跟欺骗又有什么区别?

对这些现象,我不知该说什么,如果一个人没有了人格没有了尊严,那对他说什么也是颓劳。

当然,我也见过真正的乞丐。前几天匆匆下楼准备去上班时,不料目光却被底楼梯道口躺在地上的乞丐所吸引。已是寒冬了,我穿上了层层厚衣,还是遮不住丝丝凉意,轻飘的小雨无情地敲打地面,看他身着单薄的外衣,一动不动地倦在墙角,双脚裸露在凄凄的寒风中,冰冷的地砖已浸湿了内心。姪女用伞轻轻地碰了碰他,丝毫没有动静,姪女又加了些力,他的嘴轻微地翕动了一下,依然没有睁眼,继续着凄冷的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迈不动行乞的步子?不知道他有多少眼泪堆积心底?不知道在他身上又有多少辛酸的故事?偶尔白天的路上,会见到某个乞丐在垃圾桶或是街道边寻觅着丢弃的食物,却不再直接向人伸手。我不明白这些真正的乞丐怎么没了行乞的本能,看他们早已尘封了内心跟往事,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默默地等待死神降临,我心如刀割。

人的内心是最复杂的,我终是无法看透。生活于世,我们都希望眼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这毕竟只是我们内心真切的期待。乞丐的形形色色,林林总总,让我对生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说起这个话题,心情异常沉重,这都是我们所不愿提及的社会的负面,但它确真实地存在着,充斥我们的眼膜,寒碜着我们的内心,让我们不得不思考更多……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